有人問被強暴者,妳是不是做了什麼讓他有機可趁?

也有人在討論,要不是她穿太少,就不會發生?

XX的,為什麼不去問那個強暴犯,為什麼別人看到她就不會起歹念,你就會!變態的是強爆犯,病態的是那些對受害者提出質疑的人!

昨晚一整夜,我就這樣進入病態的反省模式中,我還真覺得我是做了什麼見不得光的事,讓大學男同學用那種「虧」與極輕蔑的口吻在我的FB上留言,是這就像八德國中前校長一樣,一開始的不處理就是縱容,才會導致不堪後果,要說真有錯,我錯在一開始沒有制止,也錯在為維護表面的和平,只敢在私下抱怨,僅管其他友人提出無法接受,我只能說抱歉,是那種感到非常丟臉的說抱歉,對,歸究一切的錯,是錯在我讓他們有胡言亂語的機會!

pat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