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去寫劇本前,和咪醬見面,再要求她陪我一塊去找Adoni。
因為,那個夢,他們都有參與。
也因為前天看到的星巴克十週年文內的那段話。

 
 (星巴克十週年專刊)
天啊!我真的是那唯一叫他離開的人,當時…假如…他就這麼離開了,這…這…這…
星巴克不就少了個帥氣的營運經理可以欣賞了,也或許,離開的他,依舊會像海豚般被困在沙灘…
來去面壁。
 
東興門市,果然和夢裡的場景相似,玻璃窗外的紅磚人行道,高車流的高架橋,和人少的天橋,是,這就是了。
 
又,說了個很無禮的話,回家路上反覆地想,該不會我腦子陰暗處裝的就是自己最不恥的八股觀念,我怎麼可以犯這種要命的錯!
唉~真的很抱歉。
 
大多時候,殘忍是解決問題的最快方法,血腥味更是可以把對方從自憐泥沼拉出來的最直接方式,不過,劊子手得先聞到那味,也得先忍過那味。
時間在這之間因不被珍惜,所以是浪費的。是一年拖過一年。怨也一點一點地在累積。就怕成了恨。
血。腥。味。是必要的。
 

之前Adoni離開台中時,寫了一篇關於他的文字,剛也把它搬過來了。
史上第一「師」的區域經理。  

奇怪了,我怎麼沒有Adoni的照片呢?
創作者介紹

我的花園沒有花

pat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