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林傑克尋找feel而挪動的背影,蹲坐在窗檯,手拿打光板的我,一面努力壓抑順手拿起剪刀往他質感很不優的髮一刀剪下的衝動,一面思考什麼是feel,不過腦海卻出現武俠剪掉前座女生長辮子的畫面,忍不住大笑,我懂,我真的懂他那種一直被頭髮掃到「啊喳」的feel。


 

半小時後,Jack還是沒尋到他要的feel,決定換個地方,重新來過。先是搬進了棚拍的房間,嗯,感覺還是不對,再搬出,再回到後陽台,再來一遍,這次好像有比較對了。

 
但是,feel到底是什麼?
林傑克又是喬來又喬去,在我還沒想通feel前,非常確定攝影師絕不能太矮,不然會拍不到他要的角度。
 
兩個小時過後,恭喜林傑克,賀喜林傑克,終於找到那個feel了。

看著照片,我明白了,feel是種具魔法的感染力。


(照片,我拍的)
創作者介紹

我的花園沒有花

pat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