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去中國信託開戶。
真的只是純粹開戶,沒有要申請信用卡,也沒要借錢,就單純想開個活儲的帳戶,在連三張金融卡被咬之後,我需要第四張。

帶了開戶需要的身份證、第二證件(駕駛和健保卡)、印章,與一點點的現金。
美麗的小姐問起我的工作,似乎不明白什麼叫寫手,向我要工作證明,真的很無奈,只好再解釋,我的工作內容和出版社的合作模式,不確定她到底聽懂了沒,只見她翻了翻資料,說著「小姐,妳的工作是歸為不正當工作的」,一個傻眼,我可以理解,銀行經過之前的過份放任後,要收回而審查變嚴格的態度,但是有必要把我的工作歸在「不正當」嗎?
她繼續說著,要我提供合作的出版社名稱與電話,說她需要打電話去問一下,老天爺,全台灣有多少寫手,若每個寫手都幹這種事,不累死小編才怪,再說,小的不過是個小小寫手,混口飯吃罷了,怎麼好意思去麻煩人家。
我搖頭表示不方便。
美麗的小姐斂起笑臉,擺起她的專業,滔滔說著,妳的工作是屬不正當工作,依我家公司的規定,要觀察三個月,這期間帳戶的存款正常的話,才會核發金融卡,還有每次存款都要收最少50塊的服務費。
可以提款嗎?
不可以,因為妳的工作是不正當工作。
嗯。在她連三次強調不正當工作後,我了解了。
當她打扮得光鮮亮麗得坐在冷氣房裡,大力使著審判官的口吻,執行她的職務,斥責她認為的不正當工作時,我是披頭散髮地埋頭在電腦前,一面搔著頭,一面打字,還不時地抓癢,是呀,人家真的比我有氣質多了,工作也高尚多了,有什麼好怨的。
創作者介紹

我的花園沒有花

pat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