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稿日在迫,情緒太差,只想出去玩。
昨,跟林傑克商量,今天就別工作了,非常好,他爽快答應,剛好趁機在家修這幾天拍的圖,還真的是第一次提出休息一天這種事的,有些不好意思。
儘管我會很白目的一問再問,為什麼要修圖,他也會回,妳的白色鞋都變綠了,妳說該不該修?咦,我以為我的鞋是黑色的說。
確定可以出門,情緒整個High,不明原因地一下撞到門,卡到桌角,踢到椅子,甚至爬牆到後陽台時,shin也狠狠地撞到窗櫺,「大丈夫」。對著話筒那端催稿的Howard和Chris傻笑、亂叫。抱著元氣狗狂喊,你實在太可愛了。
 
哈。
去埔里找牛桑。
距上次去暨大做了一件至今還是不明白的事後,都要半年了。
牛桑說,過了隧道給他電話。過第一個隧道,我在考慮要不要播,接下還有兩個。終於過完了所有隧道,才撥。
之前,牛桑開刀住院時,有答應他要去看他的,不記得被什麼事給絆住了,一直都沒去,然後他就出院了。他說他忘了,我可是對自己的失信耿耿於懷。
牛桑帶我在酒場逛了兩圈,像君王巡視屬地般,走到哪都有人認識他,逢人介紹我這個大學同學,當然外表的差距,讓他一直受到質疑。哈哈,沒關係啦,本來就長我幾歲的。
 

吃午餐時,不知道怎麼聊的,說到大二的英文期中考。
那時,牛桑坐在隔我一個位置的右邊。寫完考卷的我,發現牛桑對我使了使眼色,立刻把卷子拉低,怎麼這人近視又不戴眼鏡的,吼,我手一伸,拿過他的卷子,我來寫比較快,他也夠機警抽走我的卷子。
憑記憶動筆寫他的試卷,還擔心被老師發現筆跡不同,很有心地把他寫過的地方全塗掉。鐘聲未響,我已經寫好,又對他使了個眼色,交卷去。
接下才是重點,成績公佈時,他的分數竟然比我高,92分,我86,關於非錢的數字我記得很住,為什麼呢?我明明都寫一樣的啊!6分這是個謎,是永遠無法解的謎。
 
話題突然聊到了白目小姐,忍不住開砲,狠狠地抱怨了一堆。
別說牛桑聽得訝然,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太累。那天白小姐的來電,嚇得我把電話丟進被窩裡。真的,夠了。
 
要求牛桑帶著我去看植物,豌豆苗,目前正貴的蔬菜,但眼前竟然是一片被荒廢的田,這……那一包不到300克的豆苗菜,超市可要賣50元的,太浪費了。在忘了名的地方,那有好多玫瑰呀,各式品種,但我腦容量有限記不住,卻拿了不少回家。
 

真是開心呀。感謝牛桑。

創作者介紹

我的花園沒有花

pat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