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翻了很久前買的書,看到一張2000年屏風的票根。

 

 

花了一點時間在想起那齣戲,嗯,我從不記戲名、書名、片名、主角名的……我腦容量有限,只記內容。這種要命的不好習慣,在前些日填寫問卷時,讓我遇到很沮喪的事…

 

 問卷上問著最近三個月看的電影,還洋洋灑灑的弄了20個格子,要我填,這……根本是考我的記憶力,只好用網路搜尋。就在我乖乖地寫了,按下enter鍵,下一題竟問著,上題是否有利用網路搜尋,我誠實選了yes,畫面跳出一排字,請依個人狀況誠實填寫,ㄟ,有上當受騙的感覺,不過,更氣的是不就是張問卷調查,我幹嘛這麼認真呀!

吼…

 

週五去看咪的戲,瑪拉……,ㄟ,不好意思還是記不住。

可是對於劇情,我記得很住,雖然整齣戲有不少處感覺卡卡的,穿場也用得不太流暢,但基本上,還算緊湊不錯看,比之前的「溼頭髮」更容易進入劇情,瞭解what they wanna say。最喜歡仁波切的神水那場,實在太好笑,卻也清楚地道出人類無助時的病急亂投醫。我喜歡這戲,雖然獅子和馴獸師那段,完全不解,還好不影響後來的觀看情緒。

 

離開前,見到了傳說中的Andy,還有沒見過面的吉米,和好久不見氣色很好的阿楷。

這天上台北看戲很不賴。

 

可是2000年的「半里長城」我到底是誰一塊去看的哎唷怎麼也想不起來

創作者介紹

我的花園沒有花

pat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