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投得的稿,宇宙光雜誌的 「談情說愛寫情書 」。偷偷說這篇是把投花蓮文學沒中下稍做修改後改投的文很幸運的他們並不嫌棄尤其在一片歌頌神和耶蘇下我的文還能受到青睞真的很開心。

而且不知為何原本的編輯換人了,很可愛的編輯,她詢問資料的信裡這麼寫著,

「謝謝你主動投稿,你的文筆很好耶!有沒有人曾經這麼說呢?」

啊~還真是沒有耶…

她真的是第一人有開心到。

 

090207宇宙光的文1.jpg  

 宇宙光2月號

 

我的文,「給你,我的愛」

 090207宇宙光的文2.jpg

 

原文在下。看看就好,不用想太多。然後。也不要問我是不是去過銅蘭部落,只要記住我很會創造,且google無限大。

  

給你我的愛

在你開口求婚的那個週六迎著清晨曙光我踏上山後方的土地走出車站,坐上往壽豐的公車,駛向二十多年前的你。我的地圖是你講述過的每句話,映入眼簾的美麗畫面變真實了,心情越是澎湃激昂。

你說,往部落的唯一道路是沿著木瓜溪往上。我看見了,緩緩流水以一種恬淡的優雅流動在她所及之處,至今依然停在你年幼時光;我也看見溪畔被阿嬤嚴厲斥責的玩水孩童,一把鼻涕一把淚的。

你說,進入部落會經過仁壽橋,右邊是榕樹部落,前面一點左岸是銅門部落。我閉上了眼,聆聽部落耆老們哼著美妙歌曲,唱說太魯閣的遠古傳說,並聞見了來自木瓜山林木的清新。那清新透澈如你,不時提醒著我,儘管生命過程裡充滿競爭與挫折,但別忘了單純的美好。

愉快的情緒緩緩地漫延在我踩過的街道上,沒有初到的生澀感,有的是和你一樣的熟悉滋味。

老舊傳統雜貨店玻璃櫃上的糖果,是你小時的彩色夢想,也是甜蜜獎賞,更教你在懵懂年紀裡立下遠大的豪情壯志。看著七彩糖,打算分享你心底的驕傲。老闆娘溫暖的笑容是加溫的催化劑,瞬間穿透了隔著透明玻璃的我,舔了口甜蜜,我笑了,也懂了。

你說,部落裡有一個射箭場,時常有長老聚在那裡。時光荏苒,滄桑與慧頡交織於長老們的臉龐,眼神裡更多的是歷經生命的元素。瞧他們斂起笑容,舉弓射箭駕輕就熟的英姿,而我看到你對生命的堅持與熱忱。

跟隨著你記憶,我的腳步更匆容。你說,鯉魚潭很大,往南是看不到盡頭。粼粼水波加深了思念的濃度,想念父母的痛楚在你心裡流動,在一次任性大哭後,母親的不捨帶你回到了西部。憶及當時別離的不顧一切,如今格外地灼熱傷痛,但這也是為何你的真摯在疏離寂寞的城市裡總是如此溫暖。

我站在銅蘭國小操場中央,眺望四周,你的曾經。往山的那頭望去,我看見運動場上堅持信念、馳騁汗水的你,也聽見你因大隊接力賽大勝,迴盪在山谷間的爽朗笑聲。當我徬徨無措時,從你爽朗的笑聲、你誠懇的眼神裡讀到了支持,我下了個決定,決定把這個畫面連結到我今後的生命歷程。

親愛的,我們結婚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atty 的頭像
patty

我的花園沒有花

pat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