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和JessicaRonal在南港的羊肉爐店解決。

這餐,依舊漫著工作味。Ronal很認真的在考慮是不是該去中國工廠看看,瞭解一下情況。去年,Ronal被挖角,Jessica升官。

他們,我認識以來就很優秀。

 

090217漫著工作氣味的羊肉爐1.jpg 

 

Jessica總是那個電視看得比任何人還要多,但老是考滿分的人,到現在,她還是愛看電視。

Jessica一直都沒近過,很習慣說,我跟她不熟,只是有個血源關係,非不得已,才會想找她,又我向來就被動的。

也因為她真的很優秀,老排在她後方的我,開始尋找她不擅長的事,深信,我一定會比她做得好。是呀,進廚房,拿刀切菜,拿鍋煮飯,都是她不愛的,所以,我愛。甚至,練琴時,她頂多坐在鋼琴前一小時,我可以一坐就是三小時,自己一個人玩琴;被選參加演奏表演或是比賽,一定有我的份,因為她不愛,所以才輪得到我。

我的叛逆,只發生在能避免被拿出和她比較,就盡力避免,很確定的,我鐵定輸的。我的存在,只要不被拿出和她一起放在天秤上,就可以感受到,不用說,她隨便都能贏。我的排斥,曾經計畫旅行,好跳過她的婚禮,純粹懶得應付其他人。

我說過跟她不近都是因為別人,也就是說,我逃就來不及了,更不別論會想拉近和她的距離。現在,和她見面,我也只選擇,沒有其他人時,會比較自在。

應該會這樣一輩子吧!

 

他們倆說著工作的事。那是我不知的,也插不上話,我很安靜,在他們旁邊時,用力拍照

 090217漫著工作氣味的羊肉爐2.jpg

090217漫著工作氣味的羊肉爐3.jpg

090217漫著工作氣味的羊肉爐4.jpg

 

麻油麵線很好吃Jessica懷疑參有羊油關於羊油要問元氣狗他比較常吃。

創作者介紹

我的花園沒有花

pat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