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酥油》是感冒病毒入侵的第一天。

感冒引發的氣喘狀況,恰與梅朵初到高原的不適有那麼幾分相似,空氣不足,偶發的頭暈、想吐;當梅朵和月光進入雪山,遇雪崩,正是鼻塞最厲害之時,嘴巴一張一合呼吸,吸入空氣瞬間讓喉嚨變得又乾又燥,不住乾咳了幾聲,一陣陣狂咳後,拿開摀嘴的手,彷彿聞見了梅朵的血腥,嗯,我當然沒有吐血,只是極度的不適,鮮少感冒,一感冒就很厲害!

在嚴重感冒中讀《酥油》,說不上精讀,但最起碼讀每一句都很有深入其境之感!

 

先貼一下時報出版社的宣傳文

 

101112酥油.jpg 

「愛,會讓世上每一個孤單的孩子,眼睛裡有光!」——江覺遲

【內容簡介】

五年前,一位年輕的漢族女子,自願來到與現代文明完全隔絕的西藏草原上,從事孤兒教育工作。她在茫茫草原上尋找並收留因土石流、雪崩等自然災害留下無家可歸的孤兒,他們不但乏人照料,也沒有機會上學。每一個孤兒都是一個感人至深的故事。也沒有現成的學校,她在隨時可能垮掉的碉樓裡教育這些失學的孩子,嚴苛的自然環境、信仰的衝突與貧窮的現實,再再考驗著她的身體和精神。

五年後,她徹底病倒,必須離開高原才能活下去,最後,她能改變這些孤兒的命運嗎?強大的宗教信仰可以拯救孩子嗎?作者以親身經歷寫成的小說《酥油》,真實呈現藏人生活細節與風俗文化,更以細膩筆觸寫出了人性中的求存、救贖、尊嚴、希望、信仰與愛,同時讓人看到「慈善」的真實面貌,一筆慈善捐款很容易,但讓愛心真正發揮力量卻是辛苦漫長的旅程。

 

【作者簡介】

江覺遲

安徽桐城人,目前從事草原孤兒工作。

原是酷愛旅行的年輕女子,受到喇嘛的精神感召,2005年自願到藏區從事孤兒的教育工作,尋找那些散落在草原山區的孤兒及失學兒童,一待就是五年。在西藏生活期間,她記下六十萬字的日記而後整理成小說《酥油》。 希望通過這本書,找到下一個點亮酥油燈的人。

 

-----------------------------------------------------------------------------

大概是最近看太多德語小說,總覺得在《酥油》裡也可以感覺到濃濃地的存在主義。父親與妹妹的相繼辭世,讓梅朵有了追隨他們腳步的念頭,協助高原上的孤兒與辦學期間,她發現不單單只有孤兒問題,還有私生子,而就在她盡力想做好,讓一切完美,誰都不會再受傷害的同時,她的建議卻傷害了草場女人對她的信任與未出世嬰孩的生存權,深陷懊惱自責中的梅朵,因此開始質疑自己能力,心灰意冷的將心思放回教學目的上,草場上的種種不再是她能力所及,但接連發生的事件又讓她回到那個滿懷熱情漢人女子,而且為籌措蓋屋闢路的經費,下了高原在城裏賣命工作,只為辦學,就算發現自己與喇嘛對辦學目的相歧,她仍希望有朝孩子離開高原時,能獨立生活。 

因「三寶作證,除非死…」的生命存在,也因為父親、阿靈、月光的存在,就算出現了對高原環境的不適應、語言的隔閡,還有不受控制的孩童與無法自主的環境等「困頓」,卻都教梅朵對生命有了新的體認與存在意義可以去追求。

另也因梅朵的出現,讓孤兒們對於存在有了希望,更找到了意義,像阿嘎為了能順利找到父兄,不再因不識字而迷路,努力學習英文,並視接續梅朵的辦學為志,而阿芷也為和妹妹再見面,發願轉經三年好洗去身上罪孽,這些都再再顯示存在意義對草場上每個人是何等的重要。

儘管許多時候,事實會隨事件的開展而消抵,抑或抹除,可是當事實超出了認知的限度,便會崩離毀壞,梅朵不及阻止喇嘛的刀劃過所畫的右手,也不及阻止所畫出家,只能冀望這事件崩離後的每一碎片都能化作意義。

作者花了不少精力探入遊牧者的內心世界、深受藏傳佛教的傳統生活與不同漢人的思考,而這真的需要花一點氣力閱讀才能理解,再加上高原環境險惡、身體不堪負荷等,皆令嚴重感冒的我,頭暈目眩、不及喘息……整整兩週了,感冒還是沒好!

至於梅朵和月光的愛情……太苦了太澀了,想到沒功效又喝不完的紅景天茶~

(為什麼是紅景天,不是紅棗,請12月出版時買本來看就會知道了!)

最後要來感性一下,謝謝時報出版與博客來提供試讀機會,嗯,能擠進少數先讀到書的一群,感覺就像〈穿著PRADA惡魔〉裡兩個小朋友那般,享有優先特權,真不錯!

 

博客來,搶先閱讀時報出版12月的感人新書《酥油》

http://blog.roodo.com/book100/archives/14229239.html#comments

 

創作者介紹

我的花園沒有花

pat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