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之前參加「悅讀遠流德語小說」的「請分享你對《迷宮中等待果陀》的感想,並比較至少一本遠流德語小說,討論這些書想探討的主題……」因為那句

當生命找不到出口,我慶幸還有齊格飛‧藍茨

所以,參加了,並且是在截稿的最後2分鐘才寄出,結果是得到第三名,嗯,一直來就是只有二三名的命,不過再看看我寫的感想不到750字,這該偷笑了,寫得真是少,如果多個一倍的字,再提出另一個述點,那結果應該會比較好,至少可以多得五本書,哈~真的很愛德語小說,還有那齣「為妳朗讀」的電影,總覺得就算離戰爭已經很久了,但大多德國人還是無法「擺脫」,或者說是面對殘酷事實的想逃離,卻逃不開!

 

101117迷宮中等待果陀.JPG 

 

以下我寫的……遠流小企畫說也會po在他們公司地盤上,但在哪,我還不知道!

 

在《迷宮中等待果陀》裡,作者藍茨巧妙地安排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漫遊者,一是像漢納斯這種,總在大街上閒逛,就算有埋怨還是會費心思尋找生路;其二是像克萊門斯那般總是和眾人保持一定距離,觀察週遭一切。作者更透過兩位主角在城市漫遊的同時,進行社會與自身的剖察。

身體被框架在牢房內的漢納斯一有空便從牢房窗戶窺看外頭的世界,只能用目光游移,但在意識到牢房宰制身體,進而產生欲抵抗的想法;當逃獄成功,身體不被限縮住,重獲自由移動能力的漢納斯,不但可以漫無目的行走,還進行許多文化節計畫。在腳步漫遊與目光游移對比下,更能感受到強腳步漫遊是一種能夠透過對自己身體的掌控。又當漢納斯耐不住疲備的嗜睡,和克萊門斯對太親近關係的不自在甚至憂心,都是漫遊者在自我對話時,因內心充滿焦慮而影響到生理狀況,如此焦慮狀態對照輕鬆的漫遊,反營造出一種強烈張力,象徵社會壓力環繞的生活環境之下,所產生的各種憂鬱與煩惱。

同樣的,在格納齊諾《一把雨傘給這天用》中,也看到主角和漢納斯一樣,貧窮(身心、財富)卻能屌兒啷噹地在大街上閒逛,也總在抱怨但還是甘心工作的小市民。因為試鞋的工作,讓他有理由在特定的街上大搖大擺地走。但下了班,他卻又靠雙腳帶著身體,以突破鎖定的狀態四處隨意移動,好對抗工作限縮人的策略。

在《一把雨傘給這天用》和《迷宮中等待果陀》中,可發現藍茨和格納齊諾都試圖透過對身體不自由宰制生命的描述,與對存在之意義的茫然和無所適從,以致找不到對生命的認同,來呈現現代人的生存焦慮。而主角們在束縛中,不斷地掙扎求存同時,重新為自己定位,並且在結局處安排主角看見天使站在遠處陽台上晒衣物的少年,注入希望無限與一點點的幸福感,與為一棵樹妝飾了各種葉子,當風微微吹來,葉飄動,就像生命活了過來,而且等待是改變的開始。

 

創作者介紹

我的花園沒有花

pat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