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了《房間》,也消化了,不,應該說心臟平復下來了

 

 20110203房間.jpg

 

《房間》

愛瑪.唐納修 Emma Donoghue

一九六九年出生於都柏林,作品以當代及歷史小說為主。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暢銷書《蕩婦》(Slammerkin)、《封緘的信》(The Sealed Letter)、《著陸》(Landing)、《生者面具》(Life Mask)、《頭罩》(Hood)及《炒》(Stirfry);短篇小說集包括《生兔子的女人》(The Woman Who Gave Birth To Rabbits)、《親吻女巫》(Kissing The Witch)及《敏感話題》(Touchy Subjects)。她還撰寫文學史、舞台劇與廣播劇。她跟同居人和兩個年幼的孩子住在倫敦與安大略(加拿大)。

(資料偷自博客來)

 

在往高更畫展路上,和前小編妹聊到近來看的書,嗯,原來她已經訂書了,正等著書來,之所以有興趣是先被書的封面震撼到,接著是內容簡介相當吸引人,再經我這麼一說,迫不急待呀~

 

看完畫展,和小編妹在誠品翻書,討論著最近出版的食譜書,對,還有我弄得那本沒收入還賠了時間與食材費的食譜,費了好大的氣力才找著,翻過後,小編妹說了句,沒寫上名是正確決定,哈…,她對美編的表現似乎不是很滿意,我則是不懂已經在說照片拍不好要重拍了,為何還要在照片上加上福祿壽喜那些字體的浮水印,很詭異。小編妹翻出離開出版社前弄的最後那本書,版權頁上寫的是陳飛飛,忍不住笑了,這是對老闆拒絕溝通的威權的無聲任性(不是抗議)。

應該是我們太high了,努力尋書的過程,引來一男一女路人的好奇,問…有沒有什麼書可以推薦?哈…他們完全不介意我手拿賽尚的《非常非洲》,嘴裡卻唸成歐洲的錯誤,因此我又說了一次《房間》內容和多麼值得一看,真得感謝小編妹一再地聽我說不停!就像我媽自個搭火車去花蓮再到太魯閣做了一趟小旅行這事,我前前後後總共聽了12次,雖然是不同對象,但我都在場~

回來正題,說《房間》的沉重… 

先貼出版社的內容簡介,資料一樣偷自博客來。

 

一個年輕媽媽的牢籠,是她五歲兒子的全世界。

我四歲的時候,對這世界一無所知,以為它只是一些故事。我五歲的時候,媽對我吐露真相,說真實的世界大到你無法相信,而房間只是它一個又小又臭的碎片。

對五歲的傑克而言,房間就是全世界。這是他出生和成長的地方,他跟媽住在這裡,學習、閱讀、吃飯、睡覺、遊戲。晚上,當老尼克來訪時,媽把他安全地關在衣櫃裡。

對傑克來說,房間就是他的整個世界,但對媽而言,卻是老尼克囚禁她七年的監獄。靠著決心、機智和強大的母愛,媽為傑克創造了人生。但她知道這樣是不夠的……對她不夠,對傑克也不夠。她想出一個大膽的脫逃計畫,需要仰賴她兒子的勇氣,以及大量的運氣。她沒想到的是,對這計畫一旦成功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自己竟然沒有充分的準備。

 《房間》全書透過精力充沛、童言童語的五歲傑克的口吻來敘述,它不是一個恐怖故事,也沒有催淚的企圖,而是謳歌親子之間的活潑互動與愛的真諦。五歲的傑克打動了每個人的心,他的聲音、他的遭遇、他的天真、他的幽默、他對媽的愛,使得故事雖然設定在這麼一個令人不安的前提上,仍能處處感受到希望與力量。

 

-------------------------------------------------------------

整個故事吸引人的是以一個不曾見過房間外的真實世界,也不曾與母親以外的人接觸的五歲小男孩傑克的角度來敘說整個故事。

故事中這幾段是印象比較深刻的。

當母親解釋著電視裡用色彩拼湊出的卡通人物不是真實的(這個他懂),確實有個和電視裡一樣的世界,和他們一樣的人類存在這世上,還有母親也和電視裡的人一樣有父母親和哥哥,小男孩疑惑地丟出許多不解的問題,或甚至可說是拒絕去想像,母親用了句「我知道它很難消化」,來為這話題先畫下句點,但卻也更加重得逃離房間的迫切性。

一連串為逃出的反覆演練中,總不住要為那孩子捏把汗,如果他忘了某個步驟、如果有了什麼意外、如果他掙不開毯子、如果他受不住車子的搖晃,而暈車嘔吐、如果他無法打開車箱門、如果他跳車沒成功,或是成功了反被後方的車追撞呢?如果老尼克發現,他被抓回,那他們母子又將受到什樣的對待……唉,這些教人擔心的「如果」讓我不住偷翻到下個章節,確定他們平安逃出,才敢再翻回前章,套一個小傑克喜歡玩的文字三明治「怕敢」!

可是呀,人是逃出來了,但傑克和母親卻被困在世界的大房間裡。

承受不住過多注目的母親用更堅強的態度與言詞對抗那把她視為弱者的人,她的母親、記者、醫生、看護、律師,甚至她的父親,特別是她父親不僅無法接受傑克,這個在強迫威脅下出生的孩子,連正視他的勇氣都沒有,父親的態度讓敏感的她反應更為激動,更急切、努力地要表現出自己很好、很正常的模樣,實在令人心疼,也感受到她對孩子無私的愛。

(題外話,雖說孩子是無辜的這種話很多人會講,但能真正能全心全意接受的又有多少,不住要把連續劇會搬弄的橋段來出來,若這孩子犯了錯,絕對會被說是遺傳了父親的沒人性,唉,感覺會沒完沒了!沉重的議題啊…難怪她會對父親說,你寧可我死了,也不願見到我帶著強暴犯的孩子回來!)

而傑克就算在母親刻意安排下上了各種課程,但還是出現空間丈量障礙與無法上下樓問題,還有聲音、陽光、細菌病毒都會造成他的不適,甚沒辦法和人群接觸,儘管到「外面」探索是件充滿冒險且有趣的事,但這還讓他想躲回房間,因那有他一眼就能看遍和完全能掌控的安全感,而當看護說了句可能是「想家」,這句無心話還真是叫我倒抽了口氣,哎唷,不住要說,有些事是就算我們都知道但還是不能說出來的!

敏感的母親終於敵不過外界眼光,倒了。試過多種方法要逃的她,在計畫逃離時卻忘了問自己準備好了,因她將所有心思都放在傑克身上,她不只要協助兒子認識世界,還要保護他不受傷害,更慘忍的是還要面對外界的質疑與那些可怕的專家拿他們當範例研究,這種名氣是傷人的。

當傑克回到房間後,發現房間變得不如他印象中的大,我想他應該懂了母親為何一直嫌棄那空間小。

這可說是場膽顫心驚的過程,儘管是由五歲的小男孩帶領著,但小說內的每一個決定、每一個場景,或是幾句無心話,都叫人冒冷汗,急得我不得不加快閱讀速度,或是緊張得偷翻到下個章節,先確認他們母子兩人是否平安通過房間外的測驗,但確定的是閱讀房間是件相當過癮的事!

 

創作者介紹

我的花園沒有花

pat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