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引用自sports - 【活動】徵文送筆電 2012玉山盃全國青棒錦標賽 - 看球去!

 

「現在比賽來到九局上,先守球隊以5比4暫時領先,兩人出局,二、三壘有人。」播報員的呼吸略嫌大聲。

「追平分已經站上三壘,獲勝分也在二壘,就看這一擊能不能把他們送回來。」甫歸國的洋派球評以一貫解析法平穩說著。

「兩好兩壞,打擊出去…」

我屏氣凝神坐在收音機前,天線以膠帶緊緊固定,音量調到最大,呼吸聲也降到最低,就怕有個萬一,錯過跟天塌下是可以畫上等號的。

「好高好遠,是是是…界外全壘打,好可惜。球數仍是兩好兩壞。」

有那麼一刻,我沒了心跳,更沒了呼吸,卻看到播報員兩肩一垮,氣餒模樣在眼前,只有氣憤地朝他大叫,什麼好可惜!

「揮棒落空。比賽結束,恭喜先守球隊以5比4獲勝。」

贏了!

鬆了口氣,我滿意地揚起嘴角,等待夜間新聞看比賽片段前,得先弄一下今晚的功課,嗯,計算支持球隊的勝率、投手的防禦率、明星球員的打擊率,還有最重要的是要算隔日將迎戰的兩支球隊,誰獲勝對我們最有利,再說這也關係著我明天早餐牛奶該選喝哪家廠牌,好以表現我對球隊的忠誠與愛護。

終於熬過了聯考,守在收音機旁的青春熱血立即被注入球場疾聲吶喊的熱情,我懷抱虔敬心情走入球場,進行一場神聖的朝聖儀式。

這朝聖無關宗教,只是比賽緊張氛圍、對勝利的強烈渴望,還有球員毫無保留的拼鬥,造就了近乎宗教狂熱的氣氛,越投入其中越能感受到生命中最極致的體驗。而這經由身體活動所帶來超脫世俗、專注於心靈的意識,更再一次次地引領著我以另一種虔敬之心進入到球場,為追尋心靈的寄託,為逃離日常煩悶的生活,也為舒解課業壓力,更為體現我認為有價值的理想,以從中獲得自我存在的意義感

就算球場設施很糟,座位視線不良、廁所髒臭、大螢幕經常故障、播報生永遠聽不清楚,還是無法阻止我一次又一次地前往朝聖,見證和參與支持球隊邁向冠軍的過程。

當然為了朝向勝利,身為球迷不只是套上專屬球衣,還得懂各式加油儀式,口號、手勢和歌曲,還有加油道具與一定要的波浪舞。這些儀式在啦啦隊長的帶領下,讓看球更具臨場感,也增添了看球樂趣,更展現團結一心,凝聚氣勢,期待能夠壓倒對手,獲得勝利。就算忙於喊口號、敲加油棒時,會影響球賽的專注,卻是有助於投入比賽。從「安打安打全壘打」、「便當、便當、揮棒落空」的加油口號,從過去簡單的轉為針對球員而設計。手勢也從舉起加油棒,逐漸有了越來越多的變化,例如利用啦啦棒一起擺成「K」的字樣,或是將加油棒連接在一起指向外野,意味擊出全壘打。汽笛聲、哨聲、鼓聲之外,還有樂隊吹奏的音樂,歌曲也從原本的民謠,到後來加入卡通歌、流行歌,近年還出現自編曲。

在球場中,嘶喊加油的是球迷,沒有任何階級身份的差異,只是暫時進入一個不屬於生命中任何階段的狀態,直到比賽結束才歸回原本的生活。而在比賽中,球迷不只是旁觀者,還是積極的參與者。這時大家的信仰只有一個,自始至終奮力一搏。

眼看彩帶從對方看台拋出,香檳撒下,他隊球員、球迷相互擁抱、慶賀同時,我我那未嚐到甜美勝利而心傷難過的眼淚,卻怎麼也停不下來,短時間難以平復的失敗痛苦,倒也像告知說著朝聖之旅暫時告一段落。

年覆一年的朝聖旅程,對我來說是對於自身認同價值觀的追尋,期望能從中獲得生命的意義感,充實精神生活,也因經過這洗禮,反更加期待下一年度新球季的展開,對自己的信仰表達支持。

興趣、信仰通常會隨時間削弱,而棒球總是能為我連結到過往,回憶青春歲月。雖不少人喜歡提當年職棒光榮成績,也總期待重現棒球光輝榮景,甚表示要找回國球之魂,可在歷經低潮之後,我深深覺得堅持自己的信仰、支持自己的信仰是首要功課,也是一輩子的功課。

 

創作者介紹

我的花園沒有花

pat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jasen
  • 哇咧,妳搞地下的,也不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