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習慣和幾個大叔圍在一塊聊,媒體、政治、文化圈的常態…

前兩周瘋狂進入一種彷彿要開冰果室的狀態,就她知道我有問題,問,還好嗎?頭還痛嗎?

超痛,時好時壞,但我很會忍的;只是運氣一直很差,無法靠忍。

 

我喜歡曾心兒」這名字,故事被拿走了,名字至少還我吧……

曾心兒=幸兒(我弟妹)+曾乙心(我國中同學);是呀,我筆下任何一個名字都是有意義的,都是我熟悉有情感的。

然後,為何又要讓我發現連「觸鬼」也一樣,一聲不響地拿走~

懊,怎麼老是被那甜言蜜語給欺騙!

是呀,身為被害人,確實也該檢討,人心本惡不是嗎?怎麼這麼笨…

 

下周要開庭,絕對絕對不能退讓了,更別相信那些人前假話,既然還想當個人就該為自己的言行負責~

 

這三周來一點也不想動筆,進入一種態。連運動都停止,再見了我的川。

不停煮食、縫衣、拉琴,為的是逃避任何書寫,不希望某天她又成了某人所有,不是我的。

好不容易發現的彩色泡泡,唯一讓情緒好的那個,昨也瞬間破滅,根本是還沒戀愛就失戀了;哈哈大笑後,也只能忍著頭痛往前~

 

期許下次,不,每一次,我的聲音都要被聽見,才有臉繼續坐在你旁邊。

 

情緒糟透了,為什麼會這麼難受?!

好難、好難、好難、好…好想消失……

 

 

創作者介紹

我的花園沒有花

pat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