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游覽與感懷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讀了詩人徐孚遠的詩後,才知道台灣在他心底有這麼多的「偏名」,從「東寧」「夷洲」、「夷」「東方」、「東」「東海」、「東濛」,「荒外」,以及聽起來超殺的「絕域」,這來自詩人〈在東贈友〉詩中的「絕域同誰老?今來遇所知。」。另外,像詩作〈將適荒外念故人存歿愴然賦之〉中的「荒外」指的就是台灣,〈將遷作〉一詩中也提到「後賢或我知,荒外當須記


pat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儘管早知道詩人林占梅自小就是個紈褲子弟,也是知道一趟北京行讓他拓展視野,結識了不少達官貴人,但根本上既沒長大也沒變成熟,荒唐行徑直到家中長輩離世才停止,才下定決心一肩扛下重擔,並立志向學,以及參與家族事業經營事務。

 

不過,有些事真的是勉強不來的,有些已形成的觀念更是難以改變,在讀了詩人〈學圃〉一詩後,忍不住大叫,「有錢人跟我們想得不一樣!」

 

pat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一篇所說的」是可以隨心所欲,想離就離、想回就回去的,抑或是自己創置的「我在哪,哪就是家」,但這篇詩人沈光文的狀況完全相反,我將它歸稱為「衣錦還鄉」,也就是「在外沒弄出個名堂出來,不好意思回家!」尤其是對異鄉沒有歸屬感,無法投入任何認同情感,加上身處在內憂外患的時代中,思鄉情愫與復國心志緊扣一塊時,本來就矛盾的心理,面對理想總是與現實衝突,回不了家下,於是「想家」的情緒更強烈了,然後任何自然景色、動植物、事物,甚至夢境都能連結到「家」。

 

西滷肉1-1

  

pat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又刻意選了宜蘭重要詩人李逢時的作品,欲透過他的詩作,再一次地認識「邊陲宜蘭,我的家鄉。

 

pat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年投票日倒數前,「皇民」一詞突然攻佔了媒體版面,有人大聲叫好、有人怒斥,更有人,如我,嘆氣又嘆氣,無法認同這類「倒果為因」的論說,對生活於殖民時代的人非常不公平,悲的是該話還是新殖民威權者嘴巴說出的,唉~

 

pat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