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阪老師對吉永老師說:妳只能「坐在鄉下的房子前吃西瓜……」
夏天不就該是這麼過的嗎?
大二時,和敏一同租賃的屋,是鄉下的老房子,前院是阿媽的私房錢來源,一大片的檳榔。
有次,出門牽機車時,看到一條大錦蛇,蛇過乾沽的排水溝,從頭到尾全部走完,共計十五分鐘,所以體育課,我遲到了。
那天跟凰琴提了一下,她嚇得問我,有沒有很害怕?
為什麼要害怕?我問。如果怕,我就不會蹲在那觀察她,直到看不到她。
 
梅雨季的屏東,雨都集中在下午,嘩啦啦的下。我搬出阿媽的大藤椅,坐在那讀農業經濟學,隔天要考的。說是讀書,根本是在玩耍。
藤椅倚的窗,是敏的房間。偶爾回頭,從窗外偷瞄房間內的她。
玩紙黏土中。
 
晚上,鄰居媽媽會一邊洗衣一邊唱歌,是老歌,她的聲音真的很棒,很好聽,隔著矮牆,再透過小小的防火巷的音箱效果,好有fu。
鄰居媽媽唱歌時,也是收音機休息的時刻。
 
這樣的屋,我們卻只住了五個月,好可惜。
 
嗯,年紀大了,開始回憶。
創作者介紹

我的花園沒有花

pat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敏
  • 疑~
    我怎麼都不知道你會偷瞄我?

    我也很喜歡住在那裡,
    如果沒有那兩個男生...我們應該會住更久吧!
  • 呵~
    還是想住那種房耶..

    patty 於 2008/05/28 00:2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